艺考,真的有人把它当做一条捷径吗?
  • 2021 年 03 月 04 日
  • 279 次阅读
  • 3631 字
  • 6 条评论


下面这段话,是我在今年一月的时候写的。

压抑,一夜没睡写下了这一段话
从高一开始考艺术类院校的想法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
2021年的艺考,春节前的考试也基本告一段落
一开始总感觉,艺考是一条捷径,但是一路走来却发现,我选择了一条更难走的路
三个月时间的集训,昼夜颠倒的录制,忽然发现自己养成了一天可以只睡两个小时的能力
现在各个院校的初试复试已经开始陆续出了成绩
中国传媒大学——三个专业全部进入三试
上海戏剧学院——两个专业全部通过初试
但是往往意外总是出现在我的粗心大意
我上戏复试忘记缴费,导致我没办法参加上戏播音和导演后续的考试,所以未来四年,也与上海无缘
同时昨天晚上,我也查到了我河海没过初试的结果,差0.003
从小没输过的我,一下子变得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结果,我开始胡思乱想了半个晚上,总觉得是我专业课是不是还是练的不够,上镜状态是不是还是不够好,即评是不是没有发挥到我平时的高光时刻。
但是艺考,不像是那文化课的白纸黑字,答案分明,我只能一条又一条的播着新闻,一个又一个的说我的即评
我没输过,我不想输
希望有幸,能够上岸

当时的校考初试,已经陆陆续续进行到了一半,一些院校也开始公布自己的成绩,当时的我,只有河海大学一所没有通过。

那时候还毫不放在心上,心里想着:害,我还报了好多的院校呢,有一个不过又怎么样呢。

当时只是天真的以为,一所学习不过,是因为我临时换了自备稿件的偶然,当时那一天考的时候,我心血来潮,把自备稿件从巴金先生的《我的心》换成了北岛的《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是的,我不相信

因为在河海大学初试没有通过之后,我报的其他的一些院校,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随着第一张牌:河海大学的倒塌,纷纷没有通过

这让我一时间有些许的无法接受。

山东艺术学院
中华女子学院
中央戏剧学院
南京传媒学院

它们给我的答复是三个通红的大字:未通过

这三个鲜红的华文正楷,仿佛就是在给我从高一以来到现在,对艺术梦想的努力和追逐,打下了一个不及格的成绩。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对讲故事有一种特别的向往和冲动,那时候在一大群小孩子里,那个给其他人讲故事的“孩子王”一定是我。

那时候的我,经常十分羡慕的看着电视上的红果果和绿泡泡,心里想着,以后我长大了,我也要上电视跟大家讲故事!

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开始在学习和生活中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渐渐地开始变得不爱说话,从一开始感觉的高冷装酷到真的给自己套上一层枷锁。我开始变得不爱面对镜头,不爱在人前讲话,总是一个人捣鼓,一个人琢磨。

因为渐渐地封闭自己,我只能跟电脑打交道,于是慢慢开始学习编程,开始不断的跟一行一行代码较近,也慢慢淡忘了我想要讲故事的这个梦想。

2017年的时候,我有幸参加了腾讯云的峰会,还特别幸运的被邀请发言,但是当时的我,面对镜头,说话居然在发抖。

我在害怕镜头

当我只讲了短短的一分钟,然后回到座位的时候,掌声雷动,周围对我的夸赞之声不断,但是我却是麻木的,却是茫然的。

“时隔两年,再次面对镜头,你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呢?”

我心底的声音问自己。

每一个人心底都有一头野兽,而我心中的这一头野兽,带给我的是一股永不服输的倔劲。越是害怕镜头,我越要挑战它。

我一开始选择的是拿起相机,出现在镜头后

在我开始不断拍摄的那一年里,我获得了国家地理的摄影奖项,也成为了中国图库和视觉中国的签约摄影师。一年的时间里,我按下快门的数量渐渐地超过了人的一生可以经历的天数。

我在镜头后,不断的记录。

但是,后来我发现,镜头可以记录美好,而声音却可以讲述美好,这也是我从小的梦想,给人们讲故事,让他们听的开心,听的舒服。于是,我拿起话筒,出现在镜头前。

一开始,我现实参与了朋友开办的一档节目,是在bilibili上播出的。虽然是一个自媒体频道,但是他的录播室也是非常的完善。

记得那一天,我是帮他介绍一款手机的参数,当我做进录制棚的时候,当灯光打开的时候,当镜头推进我的那一刻,我提起笑容,时隔三年,说出了我在镜头前的第一句话: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测评节目,我是小凡梦。

那一刻,在灯光下,在镜头前,不知道为什么,我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开心,虽然在表面上,还是要表现得表情大方,动作得体。

从那一刻我就知道了,我心中的野兽,觉醒了。

小时候的中国传媒大学,还被妈妈叫做广院,妈妈告诉我,中国优秀的播音员主持人都来自那里。我听后开心的跳脚,拍着通红的小手说道:“将来我也要去那里上学!”

是啊,中国传媒大学,在我的心里,这已经是第十四个年头了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师哥在考前跟我说过,当艺考开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自己有了与考前截然不同的状态,面对的考试,和考试时候的心态,会与考前完全不一样。

我起初不信,但是直到考试开始以后,我便每一天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压力如海啸一般席卷而来的感觉。

一月一号,我与朋友们的欢呼声开启了新的一年,一月二号,中国传媒大学初试开始。

艺考的战斗,由此打响。

因为受疫情的影响,本该在线下的考试,每一场都安排在了线上手机录制。

我们布置好了场地,买好了灯光和支架,当灯光和手机打开的那一刻,就开启了考试的连轴转。

中传、浙传、上戏、南艺、山艺、河海、女院、联考、川影......

一场接一场,一天连一天,一夜接一夜,不得喘息。

尽管我们每天依然看起来那么欢乐,但是内心里却有着压抑不住的焦躁和焦虑,也有让自己喘不过气的压力。

艺考大军,千万人中挤独木桥,五百比一的录取率,每一次查成绩时候我们的紧张,颤抖,欢乐,失意,一次又一次,都留在了我们的回忆里,都留在了只属于艺考生的成长道路和人生长河中。

有人说,艺考多么容易啊,不就是人在那里,唱几句歌,说两句话,画几幅画,跳几个舞吗?

那么我问你:

你体验过零下二十度只穿一套西装在寒风中傻站两个小时的刺骨冰寒吗

你经历过昼夜不分起床就直奔考场的漫漫长路吗

你有过72小时没有一点点休息一直在陪伴着你们考试的老师吗

你有过接连二十天都在飞机、高铁、硬座火车和考场切换的经历吗

或许,你没有。

开始考试的一个月里,从艺考集训到现在的半年里,我的相机里留下了太多令我怀念,令我欢乐、令我向往或者让我懊悔不已的回忆。

它们变成了我的素材,我的记忆,我的文字,留在我一本又一本日记里,堆积在一张又一张的硬盘里。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在我一开始离开学校的时候,总会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选择艺考,是不是因为你想要选择一条捷径。

他们说,我们在学校里辛辛苦苦的学习,你们就可以离开校园大半年,最后用比我们低那么多的成绩考上比我们还好的学校?

更好的学校?

我不知道如何定义。

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每一个人心中最好的标准,永远是独有的,唯一的,最喜欢的,最热爱的,而不是屈从于大众定下的标准。

我是一个喜欢用语言讲述美好的人,所以,跟人们说话、讲述,就是我的梦想,我的热爱,中国传媒大学在我心中就是最好的大学,我的白月光。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还记得中国传媒大学发布自己的初试文史哲通知,我在第一时间就买回了考试的相关用书,一遍一遍的读,生怕错过了每一个知识点,慢慢的整理,慢慢的消化,经常在放学下课之后,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打着一盏小夜灯看到凌晨两三点。

后来,在我复习这些知识点的时候,我把知识整理成体系,做出了大纲,整理了一大张思维导图。

有的同学们知道了,问我能不能把思维导图分享给他们,他们也拿来学习文史哲的知识,于是我又在两个深夜做出了电子版,毫无保留的发给了他们。

而他们,也在拿到思维导图之后,经常在饭前饭后,一个人抱着笔记本电脑和四本厚厚的书默不作声的读起来。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2021年1月2号,中国传媒大学文史哲初试,而在元旦的那个晚上,我却失眠了。

紧张、焦虑,要是我考不好怎么办?要是我还有没背过的怎么办?要是做错了怎么办?要是明天设备出问题怎么办?

怎么办?

紧张、焦虑,一整晚的心率都过高,也没能睡下,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赶紧起床,又做了一份文史哲模拟题。

好在,考试有惊无险的通过,我取得了3/65的好成绩。

但我也不敢开心太久,又快马加鞭的准备复试。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中国传媒大学的复试安排在了1月8号开始,而那一天,也正好是山东省高考听力的考试时间。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为了能找到更好的录制场地和化妆师,我在8号上午考完听力后直接拎着书包和西装去了机场,从青岛一路飞到北京。

其实,北京的录制环境跟我在青岛的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我只是为了,能在录制的时候,里中传近一点,再近一点。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而我现在写下这篇文章的时间,是2021年3月4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有开心,有欢呼,更多的也有失意、心酸与无奈。

这两个月辗转了太多地方,考过了一场又一场考试,润喉茶也是喝了一杯又一杯。

我有一个收集票据的习惯,这两个月里,高铁票和机票已经渐渐地塞满了我背包的夹层。

如今中传三试即将开始,希望我能够带着我心中的热爱,继续与我心中的梦想同行,成功上岸。

艺考,真的不是一条捷径。

我不知道我最终会走向哪里,会顺着自己选择的道路走向何方。

但是我知道,我选择的,并不是一条捷径。身为艺考生,也必须得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才能去选择一条人少的路,这条路,关于决心,关于梦想。

所以,在剩下的考试里,请我们养精蓄锐,背负梦想,出发。

2020,我们在路上
2021,我们奔赴考场

最终,祝像我一样的,所有追寻自己梦想的艺考生,能在最后,站在自己想要去到的舞台。

我们,加油!



艺考高考

—— 收到 6 条评论 ——

    2021 年 03 月 16 日 00:36

    加油呐

      2021 年 04 月 09 日 22:48

      谢谢!

    董家龙
    2021 年 03 月 06 日 00:05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最棒的

      2021 年 03 月 10 日 21:19

      爱你,家龙哥!

    2021 年 03 月 05 日 23:50

    爷青结,这次没有配音!

      2021 年 03 月 10 日 21:19

      下次一定